当前位置:首页>>艺术访谈>>人物专访

人物专访

艺术批评:谈问题还是比学问

新闻来源:成都商报 时间:2013-02-01 点此次数:

    艺言堂

  文/著名艺术批评家 王小箭

  在西方,知识的目的第一是探求真理,第二是创造物质财富。在中国,第一是学而优则仕,进入“庙堂之高”,越高越好;第二是文化装饰,越博大精深装饰性越强。总之,与探求真理和创造物质财富关系甚远。这一差别典型地体现在辩论上:西方的辩论是一个求真的过程,辩论双方不论谁对谁错,都推进了对事物的认识;中国的辩论是一个求胜的过程,知识竞赛与乏知羞辱成为取胜手段。

  艺术批评首先是对艺术现象的分析、阐释、评价,其次是对批评本身和批评方法的反省和优化。本文就属于后者。在艺术圈,批评的问题几乎是一个不断的话题,有对批评整体水平的评价,有对过度阐释的指责,有对给钱就捧的不满,有各种转向说和方法论探讨。本文讨论的问题,也存在很长时间了,但引爆是在去年于西安美术馆召开的第六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上,青年艺术批评家杜曦云和段君的发言,他们从各自的角度批评了当代艺术批评中常见的,甚至是流行了,假大空玄的文章,其中包括自我反省。

  说到底,这是一个知识观的问题,这种知识观暗中指使批评写作,也指使批评阅读,二者一明一暗,一唱一和,互相依存,就像演员和观众。尽管读者经常抱怨文章艰涩难懂,但最终会认为自己是水平低,由衷敬佩作者学识渊博。写的不求真,求博大精深;读的也不求真,期待学识渊博,从而使自己度有所得,提升自我文化装饰能力。我经常遇到这种情况,用对方能懂的话把问题讲清楚,对方非常愤怒。因为我把复杂的文化装饰变成了简单的问题,从而使对方感到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懂的耻辱。

  这种求胜不求真的知识观经典亮相就是知识竞赛,胜者获奖。这符合“知识就是力量”吗?知道多能增加力量吗?知道少能削弱力量吗?我在课堂上问学生,不同的物质,无序地放在一起,叫什么?学生困惑。我说叫垃圾对吗?学生无异议。我又问:不同的知识无序地放在一起是知识垃圾对吗?学生点头。我继续问:存放无序物质的容器叫垃圾桶对吗?那么存放无序知识的脑子呢?所谓知识竞赛就是N个知识垃圾桶的表演,把学生的头脑变成知识垃圾桶并引以为荣。他们成为作者会像知识竞赛那样炫耀这些知识,成为受众的时候会用知识含量作为评价标准。

  回到艺术批评上,作者和受众属于同一语言共同体、知识共同体、兴趣共同体、问题共同体、知识观共同体和价值共同体,不应当只抱怨批评家,提高艺术批评需要作者与受众之间的共同努力和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