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艺术访谈>>人物专访

人物专访

一个工薪阶层的收藏传奇

新闻来源:本站 时间:2013-02-05 点此次数:

    现年已经90岁的赫伯·沃格尔(HerbertVogel)和他77岁的夫人多乐茜·沃格尔(DorothyVogel)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数十年如一日的收藏艺术,在其纽约的小公寓里放置了不下四千多张作品。如此的经历和背景,几乎颠覆了收藏与富有等同的论证。

  为什么倾其所有的走上收藏之路?

  他们从不解释自己的艺术收藏,如果问及为什么买艺术品,他们的回答永远是:“因为它太美了,因为我们爱它。”

  不同于其他身世显赫、巨贾大亨的收藏家,沃格尔夫妇如今都只是退休的工薪阶层,收藏没有给他们带来一夜暴富,也没有让他们得到与实际耗费时间精力所相得益彰的名利,但在上世纪60年代他们还是坚定地走上这条路。他们相识于1960年,并在结婚后第二年携手走进艺术世界。赫伯生长于曼哈顿上城,作为东欧移民的孩子,尽管他未完成高中学业,但凭借着对艺术的热爱,他坚持白天上完了纽约大学艺术史的课程,晚上则在邮局工作。

  当他遇到多乐茜时,她正在布鲁克林图书馆工作。在他们起初交往期间,两人并不怎么谈论艺术,那时的多乐茜甚至对艺术毫无兴趣可言。幸运的是,两人去华盛顿度蜜月时,多乐茜获得了人生中的艺术启蒙,这节启蒙课是由赫伯特带领她参观国家艺术馆。多乐茜日后将之描述为“我的第一节艺术课”,从赫伯那里她学得很快,同时也乐在其中,关注艺术使他们成为最佳的搭档。

  1962年,沃格尔夫妇得到了他们人生中第一件艺术品,那是一件约翰·张伯伦(JohnChamberlain)被压碎的金属雕塑作品,此后他们开始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偏执狂”收藏。多乐茜回忆说,一旦开始了收藏,就变成了“一种执着”。晚上他们去开放的工作室参观,周六把时间全都献给美术馆和画廊。多乐茜想起那段日子,还清晰的记得自己有过的抱怨和不满,因为礼拜天是刚好赶上她做家务的日子。

  不久,他们商量后决定开始用多乐茜的收入来维持日常生活,赫伯的全部工资则计划用在购买艺术品上。虽然他们的购买预算比起古根海姆还有一大段的距离,但令人高兴的是,在极简艺术和概念艺术还没有大量被收藏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开始收购了。在近40多年的收藏生涯里,赫伯与多乐茜购买和资助了包括罗伯特·巴里(RobertBarry)、索尔·勒维特(SolLeWitt)、理查德·塔特尔(RichardTuttle)在内的一批当时还默默无名今天却已是闻名遐迩的艺术家们。同时,他们收藏过的艺术家慢慢出了名,却还是会继续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卖给他们。

  为什么他们比一般艺术家与收藏家之间的关系更为密切和活跃?

  一定程度上是由于他们收藏的策略目标是:收集某个特定艺术家数年的作品,在收藏范围内举办一系列的回顾展,来证实艺术家弧形的发展轨迹。

  但在另一个程度上来说,也与沃格尔夫妇本身的魅力分不开。以帕特·施特尔(PatSteir)为例,他称赫伯和多乐茜是自己的家人,他曾有过很高的评价说,赫伯在收藏方面是个艺术家,他和他的收藏品就是一件艺术品,一件不朽的艺术品。

  因为好人缘,这对收藏家夫妇经常直接从艺术家的工作室取走作品,而非通过画廊。2004年就与沃格尔夫妇相识的JamesSiena卖给过他们25件作品,有时他还大老远跑来把作品送到沃格尔夫妇家,他说:“作为他们那一群人里的年轻人,我才只有50岁,在一定程度上说,这是非常诱人的”。还有一次,沃格尔夫妇为了买艺术品,以照看Jeanne-Claude的猫作为交换艺术品的条件。据PatSteir说,艺术家们愿意签订一些极不寻常的交易,沃格尔夫妇就是这样的收藏家,他们有艺术家般对艺术的热情,把自身投入于这项工作中。

  为什么要买如此多的艺术品堆放在家里?

  数千件艺术品遍布房间,而当时的美国,艺术投资基金和拍卖行已经盛行,他们本可以将手上持有的艺术品卖出去成为百万富翁,再不济还可以将拍卖所得换得更大更高级点儿的公寓,但是他们却没有。

  收藏家的住所在大家眼中通常被认为是充满艺术感的世界,然而在沃格尔夫妇这里却恰恰相反。这个纽约老旧的小公寓,并不是常规的住所,数千件艺术品填充其间,它担任着艺术仓库的角色。在墙上,可以看见挂着许多RichardTuttles的画和PatSteir的油画,密密麻麻的艺术品中,SteveKeister的雕塑则从天花板上延伸了下来。回顾早年时,沃格尔夫妇也曾有过沙发之类的装饰性家具,但现在除了一张床和一个小厨房,小餐厅里的角落就是他们仅剩的居住空间了。为什么在个人的公寓呈现如此古怪的家居布局,多乐茜解释说:“开始我们只是置办了常规的一些家具,然后就着手办展览了。不给画作装裱是为了节省空间,我们留着运送画作的箱子,把他们一个个垒起来,这样就不需要家具了。”

  然而,对于他们为何要买这么多艺术品堆放在家里,又为何不变卖一些出去换得空间,大家都觉得不解。在当时的美国,艺术投资基金和拍卖行已经盛行,他们本可以将手上持有的艺术品卖出去成为百万富翁,再不济还可以将拍卖所得换得更大更高级点儿的公寓,但是他们却没有。令人困惑的是,他们说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这个计划。“我们不那么做,那不是我们收购艺术品的原因。”他们从不解释自己的艺术收藏,如果问及为什么买艺术品,他们的回答永远是:“因为它太美了,因为我们爱它。”

  关于50个州的50件作品    到了80年代,公寓里积攒了越来越多的艺术品,有时需要借出艺术品来做展览,却因为积压在房间里根本够不着而作罢。直到1990年,沃格尔夫妇找到了解决办法,他们决定把所有的艺术品捐赠给国家美术馆(NationGallery)。

  这份捐赠花费了他们5辆满载的卡车来回行驶于公寓与华盛顿之间,他们甚至看到了在公寓里因为堆积而一年到头都看不到的艺术品。“当他们把东西全拿走时,在某种意义上对于我们来说是一种解脱。”多乐茜说。

  然而难以置信的是,对于收藏成癖的沃格尔夫妇,买艺术品成了像购物狂般的行为。捐赠给国家美术馆后,他们获得了一笔小额的养老金,虽不足以改变他们的生活,但对于没有孩子,其中一人又有身体疾病的夫妇来说,至少能作为一个缓冲,不至使人生以悲惨困境结束。但是,这些钱他们并没有存下来以备不时之需,在过去的十年里他们又开始不停地买,不停地在公寓里堆积,又继续往国家艺术馆运送了许多次,甚至这些都超过了一个国家博物馆所能承受的。于是,国家艺术馆的馆长RuthFine就给沃格尔夫妇出了个主意,把收藏的2500件作品分发到50个州的每个博物馆,这也就是日后闻名的“50个州的50件作品”(FiftyWorksforFiftyStates)。RuthFine说,这个目的是使沃格尔夫妇的收藏品像地图一样尽可能多地被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