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拍卖>>收藏与鉴赏

收藏与鉴赏

古代帝王书画市场分析

新闻来源:雅昌艺术网 时间:2013-11-08 点此次数:

      作者:孟语 

  在即将到来的中国嘉德11月19日中国古代书画拍卖专场中,宋徽宗(传)《欧阳询求兰亭图》(手卷)将上拍,这件作品在2004年的嘉德春拍中以18.7万元人民币成交,相隔10年之久,这件作品再次出现在拍卖市场上,其藏家先后有宋代贾似道、元代柯九思、明宗室朱睦、清成亲王永瑆、近现代的溥儒、程琦,可谓名家旧藏,传承有序。中国不少帝王从小就受到书画名家的熏陶,喜爱舞文弄墨。由于帝王的特殊地位,在古代能够得到一件帝王的书画几乎不可能,除非朝代更替,帝王书画才有可能流向民间。如今,帝王御笔被赋予了“尊贵”、“荣耀”等光环,在历代帝王的书画市场中,无论从其审美价值还是市场价格上来看,最为走俏的当属宋代帝王书画。

  单件精品受关注,上涨趋势明显

  截至2013年11月4日,宋代帝王书画共计上拍150件,成交85件,2013年的成交额是2012年的40倍。其中,绘画板块中宋徽宗的《写生珍禽图》(手卷)以6171.2万元人民币位居最高价,书法板块中宋理宗的《楷书浅沙流水联句》(册页)以4255万元港币位居第一。2013年已经上拍的宋代帝王书画数量已经超过去年全年上拍的数量,单件均价达到548万元人民币,并且有继续增加的趋势。

  数据来源: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

  宋代帝王书画的市场价格受到单件高价作品的直接影响较大。2002年市场单价达到一个高峰,主要是因为嘉德拍卖上宋徽宗的《写生珍禽图》从海外回流,首次出现在市场上,是少有的一件被专家认定为真迹的宋徽宗的作品。一时引起轰动,最终被尤伦斯夫妇以2530万元(含佣金)购得。在之后的几年中,市场价格回落,直到2006年才有所回升,马远宋理宗(款)《女诫图》(手卷),这一年同样只有一幅作品成交,而宋理宗的书画首次在拍卖市场上亮相。这一年,中国书画市场整体处于低位盘整阶段,古代书画受到重视,成为藏家保值的不二之选。2007年,市场精品稀缺,这一板块表现较弱。直到2009年,中国书画市场行情产生了突破性的变化,开始进入“亿元”时代,在这一背景下,宋代帝王书画再次出现了一个高峰。尤伦斯夫妇开始与北京保利合作,大量出售其收藏的艺术品。其中,宋徽宗的《写生珍禽图》也位列被出售的名单之中,最终以6171.2万元人民币被卖出。

  宋徽宗《写生珍禽图》(局部)

  2013年,宋代书法再次受到重视。2013年10月5日,宋理宗的《楷书浅沙流水联句》(册页)作为张大千的旧藏,首次亮相在嘉德“大观——香港之夜”专场上以4255万元港币的高价成交。而在今年9月19日的纽约苏富比 “中国传统书画精品”拍卖会上,藏家刘益谦以720万美金(约合人民币4400万元)落槌价购得的苏轼《功甫帖》,引起的轰动效应间接推助了这次宋理宗书法作品的高价成交。

  存世稀少,个别作品或有“漏”可捡

  数据来源: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

  从2000年至今的上拍数量来看,除了宋徽宗的书画共上拍129件以外,其他帝王的书画很少出现在拍卖市场上。这也反映出后世对宋徽宗书画收藏的热情不减,尽管年代久远,但是仍然超越了其后的宋高宗和宋理宗。从展览方面来看,帝王书画展览大多以清代为主,宋代帝王书画展览数量极少。截至目前国内只有辽宁省博物馆在2006年举办过“宋代帝王书画展”包括宋徽宗、宋高宗、宋孝宗共计6件书画作品,2007年又举办了“中国古代皇帝与名臣书画精品展”,与2006年的展览相比仅仅增加了南宋宁宗赵扩的书画作品。这些也间接反映出其存世量不足。

  目前,市场上已经出现但未成交的宋代帝王书画有宋太宗、宋真宗和宋孝宗的作品,这些作品如果经过拍卖行或者艺术史学者的研究和梳理以及专业机构的鉴定,有可能会成为宋代帝王书画中的新热点。其中,宋太宗的书法可以参见清代所摹刻的《三希堂法帖》中保留了《敕蔡行》一帖。宋孝宗的书法可以参见波士顿博物馆藏的宋孝宗行书《苏轼诗句》页,这是目前公认的唯一宋孝宗真迹,经过明代黔宁王子沐昂收藏,清代经学大家阮元旧藏,又与夏圭《风雨行舟图》裱成对幅,后经清末完颜景贤收藏,可谓流传有序。由于可参照的标准件极少,只能从绢素、印玺、墨地及记载的书法风格判断。此外,对于存世极少宋真宗书法可以参考宋代钱币上的“景德元通”和“祥符元宝”“咸平元宝”“天禧通宝”等书法。

收藏难度大,真伪难辨

  历代宋代名家书画仿品不计其数。以宋徽宗的书画为例,其作品大多被博物馆收藏且数量基本确定为39件,而市场中,“宋徽宗”的作品频繁出现,特别是有“宣和御笔”的更为多见,而宋徽宗自己一般在画中留一个画押——“天下一人”。由于宋徽宗的历史地位、艺术地位和名气,历代仿宋徽宗作品的仿品不胜枚举并且同样受到市场的追捧。宋徽宗本人的创作面目偏于粗犷的水墨画。关于宋徽宗书画的真伪,具体可以参考徐邦达的《宋徽宗赵佶亲笔与代笔画的考辨》以及谢稚柳的《宋徽宗赵佶全集·序》。在宋徽宗的传世作品中,比较工细的作品,如故宫博物院藏《祥龙石图》、《芙蓉锦鸡图》、《听琴图》、《雪江归棹图》;辽宁省博物馆藏《瑞鹤图》;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翠竹双雀图》等皆被认定是画院中高手代笔之作。只有藏于美国纳尔逊艺术博物馆的《四禽图》卷和上海博物馆藏的《柳鸦图》卷以及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池塘秋晚图》被认为是他的真迹。

  传承有序是宋代帝王书画市场价值的保障。由于绝大部分宋代名家真迹被存于博物馆中,因此能够在市场上流通并且曾经有著录的宋代画作的升值情况非常可观。例如,宋徽宗的《明皇训子图》从2004年起至今,共计7次出现在拍场上。这么高频率的上拍,很容易让人怀疑其真伪。从上拍的名称来看,其中几张带有“传”或者徽宗“款”的《明皇训子图》均遭遇低价或者流派。宋画年代久远,如果没有详细的传承关系,很容易被认为是伪作,这一点对于藏家来说并不难理解。同样是宋徽宗的画,被市场及众多藏家认可的《写生珍禽图》在2002年出现在嘉德拍卖上之后时隔7年在北京保利以6171.2万元人民币成交,宋徽宗的《写生珍禽图》受到近几十年来学术界的多番考究,最终被徐邦达、谢稚柳等专家确认为宋徽宗手迹。此件作品的传承有根可寻,早年为日本颇具盛名的藤井有邻馆收藏。卷首是明代的杏色提花纹锦;签条为清宫书写“宋徽宗写生珍禽卷”。展开手卷,12种不同种类的珍禽跃然眼前。画卷共十二段,长卷装裱。最末一段较短,纸边有残印小半方,据其印色,应与上列诸印同时,其尺寸则与传世的徽宗“御书”长方印相同,清代乾隆皇帝题跋及御玺、嘉庆收藏玺印及梁清标、梁清寯、安岐等人的收藏章。

  宋代帝王对于书画的喜爱程度可谓是前所未有的,正是因为他们对于书画的重视,更加突出了其作品的审美价值相比较其他朝代帝王的书画更高一筹。帝王的书画作品本身就有着独特的魅力,藏家一旦拥有它是一种品位、荣耀乃至身价的象征,而被后世广受赞誉的宋代帝王书画,更是从历代帝王书画中脱颖而出,特别是对于那些经过古人珍藏的作品,受到大藏家、机构的青睐和追捧。